高新洞察_图集动力

请不要去孤儿院派糖(续)

作者: 2020-08-06收藏:433

上次的文章请勿再去孤儿院派糖引起了很多朋友讨论,所以我今次想再说一说有关「义工」的概念,同样地,也是本人的个人经验理解,并不代表任何慈善机构的立场。

「义工」一词语,我用引号括起来,是因为它绝对是一个可圈可点的名词。一般人听到义工一字,自然而然联想起「免费帮他人做事」、「做义工好蚀底」、「做义工的人很伟大」诸如此类。

我查了「义工」英文 “Volunteer”的出处,在拉丁文里, “Vol”无论是在 “Volunteer”, “Voluntary”或”Volition”里都解作”free will”,即自由意志。在翻译而言,可能台湾「志工」的译法会更配合字的原意,因为「义工」里的「义」字令人联想起「义务」和「无钱收」等概念,而确实 “Volunteer”只是在自己的选择下而做的一个行为,并不是特别高贵,也并不需要特别鼓掌。

请不要去孤儿院派糖(续)
很记得有一个来孤儿院的朋友说,很想小朋友们陪他玩。所以其实是你去陪小朋友玩,还是小朋友娱乐你呢? photo credit: Pink Lee提供

正正由于此等概念,很多人在做所谓「义工」之前,都会先把自己神化,认为自己头上有光环,而其之后所做的事情都变成从上而下,他们亦有很多藉口把自己在做义工时的行为合理化。

说说我过去的经验,四年前开始在尼泊尔与孤儿院合作时,我帮他们处理很多国际事务,如联络国际有兴趣来了解这间孤儿院和当「义工」的人士,因此亦负责查阅和回覆电邮。那时会收到很多莫名奇妙的「要求」电邮──主要都是没有特别技能的人士,要求孤儿院提供伙食和住宿,然后他们以义工服务作交换。

我是一个长期在外居住的人,也见识过不少资源匮乏 “On the shoestring”的背包客,也听说他们不少这些所谓做「义工」的事情,明白他们背后的目的都只是「呃饭食呃住宿」,务求把自己的旅程延长。他们这种做法无可厚非,但我真心认为他们是在「乞儿兜里拿饭食」。当一间细小的孤儿院的资源也是捉襟见肘之时,你怎可要求他们养你?你不捐钱不要紧,怎可要求人家照顾你伙食?如果真心想帮助的,反而会帮助当地人去开源,而不是佔用他们的资源。

请不要去孤儿院派糖(续) 来表演结他,小朋友又听懂多少?photo credit: Pink Lee提供

有一次,我买了油漆,準备为孤儿院的墙壁和上下格床油油,刚巧有五个外国游客致电,说想参观孤儿院,我想,让他们一同参与玩玩也不坏。他们来了,有部份很热情和兴奋地帮忙,有部份则马马虎虎地油,甚至把很多工具也弄坏了,不但没有说一声对不起,也没有说要赔偿。最后,孤儿院院长热情好客,为他们弄了当地主粮Dal Bhat(咖哩蔬菜、豆茸汤和饭),竟有人嫌弃,说不喜欢吃,把食物都浪费在碟子上。因此,我最怕遇上这些说要参观,无贡献,但「又食又拎」的所谓义工。当然,我也曾遇过很细心、善良、能设身处地为你设想、以及与孤儿院里的人有心灵联繫的漂亮天使。

另外,我也很怕有人说要做「义工」,却说「为甚幺要比钱?」好,现在回到有关「义工」的定义了,其实「义工」只表明了一个人根据其自由意志而作出的行为,他这样做不是为了「帮」谁,也不是「救世主」,那是纯粹以自己角度出发,亦可以说是十分「自私」的行为。

请不要去孤儿院派糖(续) 在孤儿院里髹油。photo credit: Pink Lee提供

以我自己的例子为例,坦白说,我于七年前第一次在蒙古做所谓「义工」,纯粹是因为想去蒙古、想在单纯的旅游以上加多一点点意义、以及单纯的「个心想去做」,这种种,都是出于自身的角度。怎料,在孤儿院里与小朋友们相处了两个星期后,却满载而归,不但更了解这个世界,也意想不到地获得了小朋友们单纯的爱。

于是,之后继续做「义工」,都是因为知道自己在做「义工」时会开心,也知道这是「我要走的路」,而不是因为「要帮人」。即使现在,我也不觉得自己在做甚幺伟大的事,只是「自己想做」而已,这就真的是前述的「志工」,是我在自由意志下的决定和行为,绝不牵涉到「帮人」和「拯救世界」的概念。

因此,若你纯粹是自己想做的一件事,那为何不用付钱?难道你自己想要徒步上珠峰大本营,能不付导游费,也不付挑夫费?也要要求山上的旅馆不收你的伙食费?

因此,在出发做传统所谓的「义工」前,你可问问自己:

  1. 你有没有特别技能?
  2. 如没有,你能有甚幺贡献?
  3. 你体能和健康是否应付得了,会否成为当地人的负累?

以我做孤儿院和赈灾的角度而言,甚幺是特别技能?甚幺是我们真的需要的帮手呢?

孤儿院:

  1. 不用引导,能自己备课的职业英文/数学/美术/音乐老师
  2. 能说当地语言的儿童心理学家
  3. 儿科医生
  4. 电脑技术员
请不要去孤儿院派糖(续) 小朋友十分喜欢学弹琴。
photo credit: Pink Lee提供

地震灾后重建:

  1. 建筑师
  2. 工程师
  3. 建筑工人
  4. 灾后项目管理人员

有几多人能付合以上条件,又愿意做志工呢?答案是寥寥无几。而其他想去做所谓「义工」的人,都是想去开眼界、开拓视野和获取人生经验,那,为甚幺不需要付钱?就像做实习员一样,其实人家不是在聘请你,而是在不计较你甚幺也不懂的情况下腾出时间训练你,那是为甚幺实习生很多时没有人工也巴不得要去做。

因此,请不要再以「从上以下」的角度去其他国家做「义工」了,大家都是平等的,各取所需,谁都没有施,谁都没有受。如果能真正成为一个「志工」,并带着这样一副尊重的心态出发,把每一个经验都当作是人生的课堂,在与这些相对简单和善良的人们身上,你将能学到用钱也买不到的宝贵经验。

七年前,在蒙古学习到水资源的宝贵,我们一星期不能洗澡;一桶水重覆用作早、午、晚三餐作洗碗用;如想洗澡则要在烈日下走三小时路程……

请不要去孤儿院派糖(续)
在蒙古,徒步了数小时,才找到这条河洗头!photo credit: Pink Lee提供

六年前在哥伦比亚学会如何与需要安全感的小朋友相处,反而在他们身上练习西班牙语,也训练了我如何独自一人同时管理十多个小朋友……

请不要去孤儿院派糖(续)
在哥伦比亚孤儿院如何让小朋友专注学习编织手绳绝对是一门学问。 photo credit: Pink Lee提供

之后在印度教藏人英文则反而在他们身上体会了很多做人处事的道理,学会了如何善良地对待众生,学会了甚幺是「欣然接受」……

请不要去孤儿院派糖(续)
我从藏人身上学到太多太多做人道理了。 photo credit: Pink Lee提供

在尼泊尔人身上获感染了他们简朴的生活,乐天知命的性格,面对大灾难的坚强和从容不迫……

可以说,我做志工,只是我人生的一个学习过程,我不是为了谁,我也没有帮助任何人。通过这个过程,我与不同国家的人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互动,建立了联繫,这种种东西都是我在不计较回报下而意外获得的。如果你付出任何东西前,都计较得失,都只会问「我为甚幺要付钱?我会得到甚幺」,那你是不会获得我以上所说的种种。

请不要去孤儿院派糖(续)
尼泊尔人在灾后所展现的强大微笑,是没有一个民族能及得上的。 photo credit: Pink Lee提供

当然,我说以上这些种种的大前提是你自行做资料搜集,找到一个正当的慈善机构去做志工。如果因为自己懒做功课,没有问他人意见和自己做出比较,而付了高昂的费用,那绝对不可以怪责谁了,甚至更不应「一竹篙打一船人」,认为所有志工服务都是在骗财。

因此,下次不要再叫自己做「义工」了,来做一个真正面对自己,了解自己需要甚幺的「志工」吧。

请不要去孤儿院派糖(续)
我在灾后成立了一个非牟利组织,如想了解和关心尼泊尔,请参阅上述Facebook专页。

Light On 烛动

我的Facebook个人专页是:你的生活本该如此